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社论
澎湃:预计明年收入1.2亿 没钱做推广
2015-10-23 作者: 来源:传媒评论
导读: 谈论澎湃,邱兵并无“澎湃”之色。他说,澎湃是一个传统的互联网媒体,上线一年多,没有什么经验,有的只是教训。当迷茫的同行纷纷另谋出路,他告诫同事,写好稿子最关键。你可以说这是理想主义,也可以说,这种认识非常务实。面对商业化的问题,他说,在没有找到比广告更好的模式之前,我们还是现实一点。

    谈论澎湃,邱兵并无“澎湃”之色。他说,澎湃是一个传统的互联网媒体,上线一年多,没有什么经验,有的只是教训。当迷茫的同行纷纷另谋出路,他告诫同事,写好稿子最关键。你可以说这是理想主义,也可以说,这种认识非常务实。面对商业化的问题,他说,在没有找到比广告更好的模式之前,我们还是现实一点。
 
    传媒评论:您觉得媒体转型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邱兵:我觉得这个行业要转型,可能性有一万种,但是如果人跑掉了,可能性就没有了。
 
    你要说现在的人不需要资讯?我觉得他太需要资讯了。玩朋友圈什么,不都在玩资讯?但是媒体人很迷茫,他们觉得不懂技术,失去平台了,有很多跳槽,出去创业。
 
    传媒评论:是否因为处于变革期,技术,就显得比内容更重要?
 
    邱兵:技术现在好像逐渐在主导资讯这个领域,它可以聚合内容。但这是不是一个悖论?写东西的人,没有生存空间了,你聚合什么呢?所以,东方早报也好,澎湃也好,我们还是强调一片匠心来做内容。
 
    我个人的观点,适当的时间段之后,技术的门槛会下来,价格似乎也应该更便宜,像以前流量的费用,现在都在打折。真正原创的东西,最后毫无疑义还是要主导资讯这个领域。生产原创内容的人,他的价值一定会慢慢凸显。
 
    传媒评论:这个过程也许很漫长,传统媒体人应该怎么选择职业走向?
 
    邱兵:我跟我们采编说得比较多的是,技术这个东西,我不懂,你也不懂,我们再搞10年可能也搞不懂,没必要去过多地追求。你要说不了解互联网,那也不是,我们也玩点微信微博,但要在这方面成为一个专才,去做一个工具类APP,恐怕不现实。他们说也有很多人创业成功的,我说可能1万个人里面成功了两三个,死的都是默默死掉的。
 
    所以我跟他们讲,写好稿子最关键。你采访能够实现突破,能够积累人脉,在核心的新闻事件里面拿到料,你的文字能够引人入胜,这都是基本功。如果丢掉了,你肯定一钱不值。
 
    当然,也许媒体的转型和涅槃需要一代人为代价,你可能就被代价掉了。但是拿着这个金刚钻在手里,总有一天能看得到曙光。现在最怕的问题就是,传统媒体人病急乱投医。
 
    传媒评论:新媒体交互性强,用户反馈会不会影响你们的判断?
 
    邱兵:现在终端的反馈极其迅速。一篇稿子出来,上千条跟帖。而且澎湃有很多注册用户,它有一定的可信度,跟你的价值观比较契合,应该说能清晰地知道用户怎么评判这个稿件。
 
    但这也是两难的。做报纸,我们说要做一个中高端媒体,我们也收不到反馈,但就坚持认为我们是对的,最后也成功了,利润还很高。现在做澎湃,反馈很快,那是要不断去应对反馈,还是我就认准什么,一条道走到黑?这是一把双刃剑。
 
    传媒评论:阅读量会作为考核标准吗?
 
    邱兵:我们每周一例会,会出栏目、稿件访问量的排行,我觉得这是一种参考,不是决定性的。因为报纸或者澎湃有自己的气质,它的价值观可能被不多的人群接受,但这个人群是比较优质的,它不盲从,有自己的理性,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服务于这群人。所以我们一些稿件可能访问量没那么大,但实际上很重要,在考核上就会有倾斜。
 
    传媒评论:目前澎湃是2000万用户,150万日活,你期待的用户规模是多少?
 
    邱兵:1个亿。客户端下载量一定要破1亿,才能成为平台级。现在我们只能算是现象级,有品牌影响力,但是离平台级还很远。我是觉得,不到一定的规模,再优质的内容,再好的价值观,也传递不到。我的观点就是用户越多越好,无极限的。
 
    传媒评论:那得砸多少钱?
 
    邱兵:澎湃是真没钱推广,主要的投入都在团队和采编成本。这也是非常传统的互联网媒体的思路。有些人问,你们这个月拉动用户数投了多少钱,我说20万,有时候还只有几万块。我们就是靠自然增长,自然增长有它的好处,黏性很足,但是量不行。
  
    传媒评论:很多人在讨论,澎湃模式算成功了吗?
 
    邱兵:很多人老是问澎湃的商业模式。我觉得,不光是澎湃商业模式没有完全找到,理论上讲,现在所有资讯类互联网产品,盈利模式都没有完全找到。
 
    又有人说广告不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质疑我们,我们也不回应,但我们会说,你们也可以告诉我们一个好的模式啊。
 
    传媒评论:澎湃目前的财务状况如何?
 
    邱兵:澎湃每年的成本大概1.2亿左右,今年广告大概6000万。广告的增长速度,客观地讲,还算是比较正常地在爬坡。个别单月,财务状况出现正向的可能性。明年可能翻倍,1.2亿左右,接近持平。
 
    澎湃的档次、调性,客户还比较认可。第一,影响力在,第二,群体非常重要。我们有很多奢侈品、汽车品牌广告,它们比较看中用户质量。我觉得在找到更好的商业模式之前,我们还是现实一点。
 
    传媒评论:你们也在寻找一些新的商业场景?
 
    邱兵:对,我们想做一些节目化的视频产品,目的也在这。有些好的现象级节目,能产生比较高的收益。
 
    传媒评论:反腐报道让澎湃迅速声名鹊起,此后是否会担心影响力回落?如何让品牌可持续地成长?
 
    邱兵:其实我们没有很多这方面的背景和内线,是因为我们有几个政治组的主任和编辑,很擅长通过公开资料来分析。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通过这些报道来培养一些新闻人。他们掌握一些互联网的生产工具。这些数据分析的方法可以移植到财经报道和别的领域。
 
    传媒评论:从办东方早报到做澎湃,您个人的两次转变,有什么不同体验?
 
    邱兵:我觉得是变与不变。
 
    我办东方早报,从文汇报辞职出来的,我觉得跟我的员工是绑在一条船上的,思考分配和管理体系怎么变,能激发团队的生产力。东方早报从一开始就是非常有活力的一个团队,奖勤罚懒,团队很有归属感。当时,体制机制、个人命运的转变还是很刺激我的,让我感到活力。
 
    做澎湃,变化极大。不谈工作节奏,只是说面对的诱惑,举个例子,在东方早报,有人来挖你,也就是某个报纸来挖,在一个基本的收入水准上,没什么大区别。做澎湃,面对的是互联网公司,来挖你的诱惑就会大很多。
 
    但我反而要说,现在,不变,才是我最看重的。我写那么多文章,其实都想表达一样东西,媒体人有一点担当,有一点梦想,这是最有价值的东西。
关键字:澎湃 推广
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ECF家具网
上一篇从明星个人IP看家具品牌价值 下一篇原创家具的道路将何去何从?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