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设计中的东方性格——专访半木品牌创始人及设计总监吕永中先生
2013-09-03 作者:周婷 来源:ECF家具网
导读: 设计教育应该教授的是设计思维,这是对设计最重要的东西。然而这恰恰是我们中国设计师或者企业家所缺乏的。

             
                                半木设计品牌创始人及设计总监吕永中
               
                                       半木作品:百宝箱
             
                                     半木设计作品:苏州椅
           
                                     半木设计作品:高山流水琴桌   
   儒雅、温润、从容、自然......
    
   于闹市中自辟幽静,于时空中飞舞轻灵的线条。动静之间,取舍之间,他以平衡之道驾驭生活与设计,自成鲜明的人生哲学。
    
   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根深蒂固的景仰,并在创作时举重若轻。他不是书法家,作品中却有书法水墨的写意风范;他不是诗人,作品中却婉转出诗般的隽秀与灵动;他亦不是参禅者,作品中却充满东方禅宗的冥想色彩。

   深受儒释道传统文化熏陶的他,骨子里流淌出东方文人士大夫的品性与雅致:内敛不张扬,含蓄却有力量。游弋于传统文化的长河,他熟稔不同艺术的智慧,并深谙之于当代设计的意义。他传统却又不拘泥于传统,以“取神去形”的手法,将传统文化的内核巧妙地凝练到当代生活艺术之中。
    
   他就是独具中国气质的当代设计名家,是实践着的半木主义者:吕永中先生。

“半”和“木”
    
   “半木”成立于上海,是中国当代原创家具与生活品牌。“半木”坚持当代、精品与原创精神,表达东方哲学的审美,并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与现代设计及超高的手工技艺相结合。
    
   “以木为聪,取半舍满”,半木的名字由来于此,这也是半木精髓之所在。
   
   “半”字,与“满”相对,有“适度”、“谦恭”之意,讲究适度地保留,凡事不能过满,过盈则溢,与东方人性格中的中庸相吻合。“半”,同时是一种权衡的力量,对半折中之后达到一种平衡,与中国人追求内在秩序的和谐相一致。另外,“半”也透露着一种神秘感,“犹抱琵琶半遮面”“背窗灯半明”等词句中“半”字的运用恰到好处,“半”不填满,留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
    
   “木”即树木、木材之意。木材是极富东方特色的用材,中国古人讲究“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树木应自然造化而生,扎根大地,向天空挺拔,具有通天地的灵性。所以东方人偏爱木材,将其用于建造房屋和宫殿。“木讷”“木嗒嗒”等都是木文化在人类社会中的延伸。看似木讷的木头,背后拥有无限的玄机,隐匿着生命、生长等不朽的命题。
    
   透过半木的释义,我们探寻到半木所具有的东方传统人文主义的价值观。因而,半木设计是东方性格的自然流露,折射出东方文人逸士的处事态度和为人哲学。半木在对以木为代表蕴含时间与生命的各种材料与形式的探索中,深入研究东方人的价值观以及文化元素,重新演绎符合当代东方人的思维、当代东方人生活方式的当代设计。
    
   半木的命名有东方哲思的意味,其作品更是以艺术的形式立体展现了东方文化中多重意境之美。大形至简,半木家具素朴简洁,就像书法中的一撇一捺,有着纯粹而本真的美好。一张半木“清风”禅榻,方正的外形饰以光洁丝绸的自然垂顺,极好地隐喻了文人两袖清风的高洁。徽州百宝柜横平竖直的外表下暗藏着丰富而充满玄机的储物格,象征着单纯外表下丰富的内心世界。高山流水琴桌弯曲的几案造型似一笔而成,竹笛熏香袅袅的轻烟升腾起一地的悠远与空灵。

时空中的哲学
   
   “行者,心的禅动。”吕永中如是说。

    对于吕永中先生和他的半木设计而言,时空是行走的,半木绝不是一个静止的品牌。因为行走,半木能感知更多的时空,并在变化的时空中延展设计的张力。时间是半木最好的饰品,在吕永中先生看来,时间也是可以雕琢的艺术。潜心打磨和推敲设计作品的无数个夜晚,时间偷偷溜走却将亲昵的问候刻在了每件作品的肌理中。“只有忘记了时间,时间才能记住我们”,半木对时空的虔诚使得半木每一件作品都具有了流淌的灵魂。
   
    曾经有人惶惑,半木与无印良品在风格上有什么区别?到今天,越来越少的人再会提出这样的质疑。吕永中先生用设计的实践证明了半木的中国属性。在比较设计差异及东西方格物认知时,吕永中先生表现出坦诚和敬重,“东方格物与西方格物其实没有根本的区别,只是认识事物的角度不一样,是由于地理位置和状态等各方面的不同形成了两条不同的认识路径。没有所谓的高与低,应该说是此消彼长。造物最初是为人所用的,是为解决生长在不同土地上人的生存生活问题,跟那个时空的理念价值观有密切联系。”正是基于这样客观的认识,吕永中先生在做设计时能更加从容理解和包容各种设计现象,并选择将半木放置到中国人自己的时空生活中。
  
    即使面对同一片土地,吕永中认为,时空的不同也会成就不一样的作品。明清家具真正的辉煌远属于那个时代,当前的设计师应该反映自身所处时代的特色。“对于传统文化,要站在当下生活的时代和时空里去审视,并考虑是否能为当前的时空所用来解决实际具体的问题。不能沉溺于古代不能自拔,时代已经变化,我们的时代有自己新的东西。把设计放在合适的时空里,特定的环境下去思考,那么你的设计逻辑就不会被框住,才能够在变化中延展出新环境下所需要的设计”,吕永中先生中肯地指出。即便是传统文化艺术积淀深厚的他,也并没有为传统所束缚。

   吕永中先生清晰的时空观的形成与他大学时代学习建筑设计的经历不无关系。他概括说,“建筑的核心就是解决关系,寻求关系背后的一种逻辑,再用空间和材料去构建这种关系。任何设计或造物都是在构建某种关系”。他以书房家具设计举例:椅子设计首先得满足支撑人体的需要,克服地心引力,然后就是考虑跟人的体重相关的人体工学,最后到文化的层面就要考虑家具与礼仪的关系,古人强调 “坐有坐相,站有站相”,椅子其实也是一种礼仪的规范。此外,还应配合考虑与书桌的关系,进而是桌椅与书架的关系,再到桌椅书架与整个空间的关系。设计就是要考虑系统中各种层级的相互关系,并在其中找到平衡点,再聚焦设计。

当下设计之思
   
   在采访中,吕永中先生对每个问题的回答都透露出一种哲理的光芒。他说,设计本身就是一种哲学。依笔者看来,他在用设计为他人构筑生活方式的同时,设计本身也成为了他天然的生活方式。他在设计中徜徉和思考,并形成一种习惯。
   
   设计中一个重要的命题就是意境和元素,吕永中先生所设计的作品没有强烈的中式元素却充满了地道的中国情韵。在探讨取经如何把握设计元素和意境的关系时,他以引导式的语气作了阐释:“意境是为了给人以想象的空间。这种想象怎么来呢?这肯定跟元素是有一定关系的。当你控制并提炼了元素并且不把它说完,刚好达到一个饱和点的时候,那么剩下的就是一种想象,这种想象因人而异,就是我们所说的精神所在。”他紧随其后地概括说,设计本质上是性格的流露,设计是设计师自己的影子。一言以蔽之!
  

   在邀请吕永中先生为我们解读他的新中式观时,他却婉言拒绝了。原因是他认为现在去定义新中式为时过早。“如果用定义把自己框死的话,就会给自己背上一个包袱。我们背的包袱已经够多了”,他感叹道。对于盲目追捧新中式过程中出现的种种不理智行为,他有着冷静的思索和宽容的体谅。“附庸风雅是我们追寻新中式风格过程中的一段路程,这段路是必然要经历的。现在的新中式只是一个表面的阶段,越往下发展才会越明白什么是符合我们当下生活的新中式,这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淀。”吕永中先生总能够以发展的目光跳脱出局部来观览事物成长的全过程。

   “中国的原创设计力在慢慢崛起,这个非常不容易”,在设计领域从业多年的他在谈到中国原创设计现状时略显一丝欣慰。“其实,原创品牌不同于单纯的设计,里面牵涉的环节更多,必须有非常好的市场运作思维来统筹设计研发等各方面,准确讲是一种产业。这条路就跟打仗一样,过程中有很多的困难要克服,但是我希望大家都能走起来。同样对于原创品牌来说,希望我们的原创品牌都能找到自己的点,形成各自的特色。”吕永中先生给予了中国设计未来以期许和信心。

   从事设计教育多年的吕永中对中国原创设计教育也有自己的思考。“设计教育应该教授的是设计思维,这是对设计最重要的东西。然而这恰恰是我们中国设计师或者企业家所缺乏的。我们在不断山寨的过程中丧失了最重要的思维能力。只有正确的价值观才会有正确的思维,只有正确的思维才会有正确的方法。”他掷地有声地陈述说。

   不喧哗,自有声。吕永中先生和其一手创立的家具原创品牌半木一样,在安静中找寻自我,在思考中沉淀设计力量,实践着对朴拙生活的信仰。这种润物无声的美好经由半木作品传递给我们久久而细腻的感动。

Q:《华东家具》杂志    A:吕永中先生

Q:平常您创作的来源是什么?

A:生活,思考生活中的东西就是点滴灵感的来源。你把你想象成突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很多问题需要去思索。想办法静下来,想办法去倾听更多的声音。

Q:作品一旦被创造出来应该是有自己的生命,那设计出来之后您还会关注它的一个使用吗?

A:会,我会关注每一个孩子的成长,也许某段时间我还会做一下修正。因为时空是变化的,有时候再给它一些营养又可以延伸出一种新的模样。

Q:苏州椅为什么取名“苏州椅”?

A:中国的家具有很多的人文意义在里面。中国的地域大,有各自的特色。比如江南小调,吴侬软语,不管是语言还是其他文化都是一脉相承的。苏州的小桥流水也好评弹也好,都有婉约的成分在里面。苏州椅的造型也就是受此启发,在结合人体工学等之后融入了这样一个想法,整个造型出来也是一个比较婉约灵致的形象。所以物背后藏的是人文价值,人文的价值会推演到我们的造物当中。



关键字:半木设计 吕永中 时空哲学 设计思维
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ECF家具网
上一篇许建平:低调做家具,用心为传承 下一篇家具之路,最大的成就——专访中..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